尔玉

可以都不爱,只爱你

少年时代(五)

风又起:

我要每天推荐这篇文一万遍,一万遍!!!


Gimlet: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出LOFTER








本章开车,车技捉急,注意闪避。
















 








十三




 




十二月,年末岁尾。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无论这一年过得是好是坏,到了最后,人们心中都揣着一种微妙的完成感。




 




十二月,考试月。也是如王俊凯这样的大学生一年知识量储备的巅峰期。有的科目考试水,漂亮姑娘拿大胸蹭着导师套考题。但对他们理工科的学生来说,原子物理着实是块硬骨头,理论艰深学的又杂。平日里门可罗雀的图书馆自习室被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航天系学生攻占,每个人桌子上都拿书堆了一座碉堡。




 




易烊千玺在平时大家都懒散的时候显得过分用功,到了这种大家都很紧张的时候又显得过分清闲,陪着水深火热中的王俊凯上自习,顺便塞着耳机看几页书在心里过一下重点。




 




图书馆暖气烧得足,空气都被煮成了固体,烘得人昏昏欲睡。易烊千玺手撑着脑袋打盹,一晃一晃,往王俊凯肩膀上靠。




 




王俊凯焦头烂额,刷刷刷地在草稿纸上做题,嘴里还念念有词:“钠的半衰期是多少来着?”




 




易烊千玺眼也不睁:“十五小时。”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更何况活生生一个百科全书坐在自己左边,王俊凯省了不少查表的时间。他看易烊千玺东摇西晃像个倔强的不倒翁,实在于心不忍:“你要困了就睡。”




 




易烊千玺右脸压出了一片红扑扑的印子,他捏了捏鼻梁,撑开惺忪的眼睛说:“不困,就是不透气,闷得慌。”




 




笔帽扣上笔尖,各蹦一声。王俊凯搁下笔:“走吧,去吃饭。”伸手摘下易烊千玺左耳的耳机塞进自己耳朵里:“听什么呢?”




 




入耳是个男声,声线干净,很深情的唱腔。是易烊千玺一贯喜欢的那种抒情风格。




 




“靡靡之音,真没品味。”王俊凯其实觉得挺好听,但就是耐不住要找事。




 




“我是没品位啊,”易烊千玺满不在乎地说,“有品位怎么能看上你呢。”




 




王俊凯后知后觉,指摘易烊千玺的品味无异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吃了个哑巴亏,却有点高兴。伸手抢走易烊千玺的手机,忿忿地说:“帮你建个新歌单,提升一下你的品味。”




 




走出门,十二月的北京冷得见鬼。易烊千玺把手揣进外套兜里缩了缩脖子,看着心无旁骛新建歌单的王俊凯叹口气:“等会儿再玩,你手不冷吗?”




 




王俊凯一旦认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住。眼看着他摆弄了一路,坐在食堂的椅子上手还不停。易烊千玺买了饭,拿筷子敲敲他冻得发红的指节:“吃饭啦,还玩!”




 




手机被推到他面前。易烊千玺看了看大功告成的歌单,实在是非常分裂。清新民谣紧挨着英式摇滚,小众歌手下来就是林肯公园。王俊凯一脸幼稚的骄傲,像个小男孩正和别人展示自己拼好的积木。他拆开筷子的包装纸,洋洋得意:“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听了。”




 




易烊千玺看了看王俊凯给歌单取的名字:总有一天要在婚礼上放的歌。




 




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在和王俊凯长期的斡旋中易烊千玺锻炼出了很好的承受他作妖的能力,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机装进口袋。把餐盘里的饭摆在王俊凯面前。




 




王俊凯瞪圆眼睛:“你买了豆汁啊!”




 




“嗯。”易烊千玺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




 




王俊凯皱着眉毛一脸嫌弃:“不是……我说……你看着长得也体体面面的,怎么竟喜欢些臭不拉几的东西?榴莲臭豆腐也就算了,你还喝这玩意……这和泔水有什么区别。”




 




北京特产,豆汁儿。俗称馊半街,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不喝人生不完整,喝了生命变辽阔。易烊千玺刚好看到有卖的,灵机一动就想使个坏整整王俊凯。他抬眼看着王俊凯问了个庄严的问题:“你爱不爱北京?”




 




“不爱,我爱你。”王俊凯偏不就坡下驴。




 




易烊千玺选择性忽视了后面半句,把碗往他跟前儿推:“不爱北京,喝了豆汁儿就爱了。快喝,一口闷。”




 




“闷你大爷!”




 




“我陪你喝,成吧。”易烊千玺眨巴眨巴眼坏笑。




 




“……”王俊凯看躲不掉,痛苦地端起了碗,那架势仿佛要和易烊千玺歃血为盟。




 




这个味道实在……很难克化,王俊凯闭紧眼睛皱着眉喝完,和断了电似的双目失神盯着空空的碗发呆。易烊千玺憋笑憋得辛苦:“怎么样,还行吧。慈禧太后喝了都说好。”




 




王俊凯忍着一阵一阵的反胃,说不出话,哀哀怨怨地看着他。看得易烊千玺心虚:“至于么,哪有那么难喝……”




 




“特别难喝,你要负责。”王俊凯说着攥住易烊千玺的左手,拉到嘴边把他的食指指尖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口,坏笑重新爬上嘴角:“吃口糖中和一下。”




 




 




夕阳是冬天的情人,阳光像是溏心蛋的黄儿,缓缓地流淌,透过食堂的落地窗,轻描淡写地给王俊凯镶了层金边。易烊千玺看着他,他像是一株浸泡在橘黄色液体中的年轻标本,过分的温柔和好看。易烊千玺难得地接了他的茬,屈起食指轻轻刮了一下王俊凯的鼻梁:“你呀——”




 




雪是在这个时候下起来的。这所学校处在北京最尴尬的一个区,旧的已经覆灭,新的还未建起,满目颓夷只有在初雪的雕琢下,才能依稀看到当年老舍笔下北平的风采。他们端起餐盘向外面走,隔着玻璃看到窗外的姑娘穿的像只可爱的小熊,手还揣在男朋友兜里,下半张脸缩在衣领里,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雪花粘上她细碎的刘海儿,她仰起脸惊喜地叫了一声,听不到声音,可易烊千玺知道,她说的是:“下雪啦。”




 




这场景让风雪也变得温暖。易烊千玺转头看看王俊凯,眼儿弯弯:“下雪啦。”末尾带着小波浪号,欢欢喜喜地蹦进空气里。




 




王俊凯帮他把外套的拉链拉到顶端,把帽子轻柔地扣在他头上。报以一个足以晒化南极冰山的笑:“知道啦。”




 




食堂外面为了防滑,铺上了雪天专用的红色橡胶地毯。王俊凯把易烊千玺的手臂拐进肘弯里,挽着手从地毯上走过去,还旁若无人用口哨吹起了《结婚进行曲》。就这样用一个近乎庄严的姿势走过了这一截短短的红毯。




 




易烊千玺气得笑:“你脑瓜儿里到底每天都在想什么?结婚吗?”




 




“对啊。”王俊凯转过身子,面朝着易烊千玺倒退着走路。




 




“为什么总想着结婚?”易烊千玺眼看他要撞上别人,拉了他一把。




 




他理智气壮地像在说某个公理常识:“结婚的话,分手就必须两个人同意才可以。我肯定不会同意的嘛——所以我们就永远不会分手。”




 




易烊千玺笑着摇摇头,扬起眉毛:“再说疯话把你送进六院关起来。”




 




“你舍得吗?”王俊凯歪着头,把脸凑到他面前,毛茸茸的睫毛上挂了雪粒,清冷脱尘。偏偏夕照化在他眉眼,整个人都笼在柔软的光芒里。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似人间富贵花。




 




易烊千玺看得微微怔忪,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这个姿势在路上显得过于暧昧,上手推了他一把:“你功课都复习好了?还有空在这儿胡闹。”




 




“差最后三章了。”王俊凯脚步调转,和易烊千玺并肩,“我复习这么辛苦,有没有奖励?”




 




“……”易烊千玺悄悄在路边的冬青叶子上捏了一把雪,势如破竹地灌进王俊凯衣领里,“奖励你一个透心凉心飞扬。”




 




那感觉像有条冰凉的蟒蛇顺着脊背滑下去,王俊凯情不自禁嗷地惨叫了一声。君子报仇,十秒都晚。他转手就捏了个结结实实的雪球反击:“看招!”




 




新雪松软,没什么杀伤力。砸在易烊千玺脑袋上绽开,雪沫儿飞了一脸。易烊千玺气性也上来:“王俊凯,你跟我来劲是吧?!”




 




两方交战打得如火如荼,路过的行人都绕着走,唯恐殃及池鱼。战果是两个湿漉漉的人不得不先回宿舍洗澡换衣服,挤在一起拿一块浴巾擦头发,易烊千玺从镜子里看他们狼狈的像俩淘气的猴孩子,觉得好笑。自问他也是起小儿就顶着老成稳重的性格长大,怎么和王俊凯搅和到一起,越活越孩子气了。




 




王俊凯看他只顾着笑,索性扳过他的肩,面对面把毛巾整个儿罩在他头上胡噜,一边嘟囔:“还笑,还好意思笑。”




 




易烊千玺抬眼看他,梨涡陷下去:“带你去后海溜冰。”




 




王俊凯不明所以:“啊?”




 




易烊千玺笑意更浓:“我说,等考完试,奖励你,带你去后海溜冰。”




 




 




十二月北京最热闹的就是冰场。小朋友们带着毛线帽在湖面上溜儿,像五颜六色的小饺子下在锅里。小板凳掉个个儿就成了冰橇,栓根绳儿满湖面地拽着跑,一不留神栽一跟头,也不恼,站起来还兴奋得和小狗似的撒欢儿。




 




王俊凯穿着冰刀,颤颤巍巍往湖面上踏一只脚:“不会掉下去吧。”




 




易烊千玺蹲下检查他冰鞋的鞋带,额头蹭着他的膝盖,仰起脸:“且放心吧,冻得瓷实着呢。”




 




王俊凯平衡感不怎么好,平日里走着走着路都能摔。更何况在光滑的冰面上,站都站不稳,他抱紧了易烊千玺的胳膊直打滑,惊恐万状:“哎哎哎哎哎……”模样和要学飞的小鸡崽子似的。




 




翩然路过的小朋友投来鄙视的眼神。




 




“这个笨呐,”易烊千玺扶着他手臂,“站直,腿别打颤儿。”




 




王俊凯依言站直,全部重心都放心地支在易烊千玺身上。易烊千玺紧紧攥住他双手,他手凉,易烊千玺手热。王俊凯觉得自己的皮肤好像慢慢融化在易烊千玺手里。他们在湖面上手把手围成一个圆圈儿,易烊千玺慢慢滑起来:“我带你,没事儿,没事啊。”




 




湖面上风大,他们的脸吹得冰凉,牵在一起的手却暖乎乎的。王俊凯渐渐地学会了控制重心。易烊千玺给他示范怎么转弯,绕着湖滑了一圈。双手背在身后,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开,动作顺畅又麻利,快撞上人的时候,一个身轻如燕的闪身,擦着肩膀掠过去,还吐吐舌头。




 




这小子自带闪现技能似的。王俊凯心说。




 




滑累了坐在场边休息。湖边孩子们堆的雪人正在悄悄融化,煤球做的眼睛洇了一片,像花了妆的演员。雪人旁边有位大爷推着煤火炉卖烤红薯。王俊凯颠颠儿地跑去买了一个,掰成两半分着吃。热气腾腾扑在脸上,王俊凯咬了一口直吸气,舌头打转话都说不利索:“烫死了烫死了。”




 




易烊千玺鼓起腮帮子吹自己的半个,小心翼翼地咬一口,看着王俊凯烫的眼眶发红手舞足蹈,言简意赅地点评:“傻。”




 




鸽哨不远不近地划过清冷的天空。烤红薯软糯香甜,化在易烊千玺舌尖上。他拿冰刀磕磕地,找话:“你元旦留在北京么?”




 




王俊凯说:“嗯,我妈元旦回国。”




 




“哦。”




 




“你呢?”王俊凯问。




 




“我回湖南老家,好几年没回去了。”




 




王俊凯沉默着把包装纸攥成一个球,朝着远处的垃圾桶一投,三分入筐。他盯着指尖闷闷地点点头。




 




“这次怎么不跟我炸猫了?”易烊千玺撞一下他肩头。




 




王俊凯眯起眼睛看着湖边的枯柳。他浓眉如掣剑,眼睛却多情,秃贼般的树经他一望也平添几分婀娜。




 




这双眼眺望远方时盛着说不出的淡然笃定:“早晚有一天,你在哪儿,我就会在哪儿。一想到那一天,我就觉得,什么都不在乎了。暂时不在一起也没什么。”他低下头笑笑,“那句诗怎么说的来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低头把脸埋进烤红薯地热气里含含糊糊地应:“嗯。”




 




他在掩饰,他不敢相信,自己心里居然也开始隐隐地期待那个“早晚有一天”。这很可怕。因为人生的失落总是与期待并存的。烤红薯咬一口,甜味就消失一分,雪人从堆好的时候,就注定要融化,滑冰时握紧的手,到了平地上就要分开。落空的滋味,太难过了,没有人会喜欢。可是,谈恋爱就是这样,满心欢喜的在一起那不叫爱,明知可能是空欢喜还要在一起的,才是爱。




有期待,总归不算一件坏事。人就是凭着那一点念想过日子的,不是吗。




 




易烊千玺轻轻勾住王俊凯的小拇指,对方把视线收回来触碰到易烊千玺的脸庞,笑着伸手揩了揩他嘴角:“吃成小花猫了。”




 




王俊凯把五指嵌进易烊千玺的指缝,两只手搭成一个小棚子,拇指偷偷钻进去,描摹着易烊千玺掌心的曲线。谁也没有说话,时间这样静静地从指缝间淌过去。他们并肩坐着,消磨短的沉默,消磨长的无意义,消磨精致而苍老的阳光。这或许就叫虚度时光,这或许也叫,岁月静好——这个词实在是俗,但俗也俗的很美好。




 




你知道吗?两只手交握的概率,近乎于奇迹。




所以,薄冰上紧握着的手,到了陆地上,也请千万千万,不要放开。




 




 




 




 




十四




 




十二月的末尾是兵荒马乱的马原考试里度过的。图书馆里只剩下一本教材,两个理科生把头拱在一起,把什么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不分青红皂白往脑袋里塞。他们各塞一只耳机,循环着王俊凯那个精神分裂的歌单。视线里是同一行字,耳朵里是同一首歌。




王俊凯看书一目行,不比易烊千玺咬文嚼字。一目十行有一目十行的好,看得快效率高,王俊凯看完了要翻页,被易烊千玺一把摁住:“等一下。”他就仿佛捡了便宜似的开始闹,即使没看完,也作势要翻书逗逗易烊千玺,为了那只手能在自己的手上,暖洋洋地拍那么一下。




 




“等一下”的时候,王俊凯就支着脑袋看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就垂着眼睛看书。空气馥郁,光线温柔,耳机线缠绵,马克思主义也变得浪漫。




 




一目十行也有一目十行的不好。譬如王俊凯面对着试卷,脑子里只能涌出来几个关键词。他绞尽脑汁把这几个关键词扩展成车轱辘话来回写,总算填满了试卷。




 




写得手指发麻,收了卷指尖还不由自主地画着空圈。他盯着自己掌侧蹭上的油墨发呆,一张湿巾就递到面前,茉莉花香扑鼻。




 




抬头看见易烊千玺笑眯眯冲他挑眉,嘴里还拿腔拿调的:“亲爱的无产阶级兄弟,经过了真理与价值的考验,现在,该把我们伟大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了!”




 




王俊凯接过湿巾擦手,勾起唇畔:“……升华的途径是?”




 




“咱们去看电影吧。”




 




王俊凯了然地问:“……你的漫威超级英雄又出什么新系列了?”




 




“少废话,”易烊千玺弹了一下王俊凯的脑门儿,“拿上东西跟爷走。”




 




电影院里人满为患,另外几部爱情片吸引了大部分火力,他们抱着爆米花可乐坐进门庭冷落的IMAX厅。他们俩看电影不挑,火爆动作片和矫情文艺片来者不拒,因此也为许多烂片贡献了票房。可是谈恋爱的好也就在这儿,就算是烂到底儿掉的片子,只要两个人坐在一起吐槽,也能赋予其一点儿不一样的乐趣。




 




易烊千玺对漫威的套路烂熟于心,放映结束灯光亮起,还钉在座位上等彩蛋。王俊凯摘下3D眼镜煞有介事地赞叹:“真好看。”




 




易烊千玺淡淡地说:“你刚刚都睡着了。”




 




王俊凯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你是明天的飞机么。”




 




易烊千玺嘬着吸管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嘱咐道:“我走了之后,你乖乖呆在家别乱跑,过节人多。”




 




“我不。我一个人呆着会想你想得发疯的。”




 




“那你去哪儿?”




 




王俊凯像个被遗弃的小媳妇,琼瑶剧般悲悲戚戚道:“世贸天阶吧。只有和几万个人一起跨年才能勉强弥补没有你的寂寞。”




 




易烊千玺翻了个隐秘而美观的白眼:“看把你欠的,哪儿人多往哪儿拱。”




 




 




情人的低语风吹过,云端的上帝会发笑。二十四个小时之后,易烊千玺坐在首都机场,看着微博热搜第一位的“世贸天阶踩踏事件”,只恨没有时光机让他穿越回去揪着王俊凯的领子说:“不准去。”




 




看清伤亡人数的时候,他觉得有只粗糙的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的心脏,瞬间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自言自语说着没事没事,拨电话的手却摁错了无数次。终于打出去,只有关机转接语音信箱的机械女声。




 




他的手已经颤得拿不住手机,大脑一片空白,猛地站起身。身边的妈妈一惊:“怎么了?”也许是他的表情太可怕,吓坏了妈妈,妈妈端详着他的表情,迟疑地问:“出什么事了?”




 




易烊千玺如梦初醒:“妈……我突然有点急事,我,我要去,要去找人。”




 




“就要登机了……”从来没有见过儿子这样,他从六岁开始就没有露出过这种惊慌失措的表情了。易烊千玺来不及回话就匆匆忙忙地往外跑。陡生变故,妈妈一时没回过神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消失在视野里了。




 




“妈妈,哥哥去哪儿?”楠楠拿着小飞机跑过来问。




 




妈妈抱起了楠楠,看着窗外的夜色。做母亲的最了解自己的儿子,他一向懂事稳重,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要紧到连解释一句都来不及。




 




“哥哥去拯救世界了。”妈妈捏着楠楠的小手担忧地看着易烊千玺消失的方向。




 




 




机场外面很冷,易烊千玺抬手拦住一趟出租车。司机师傅在听清目的地之后,再三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小伙子,那片儿都戒严了,你怎么还上赶着往那去。”




 




易烊千玺抓着车窗,用力到指尖发白:“我出两倍的车钱。”




 




“不是钱的问题……”




 




“师傅,我求求你,我朋友在那儿。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呆在那儿。他怕冷,低血糖,身体还差,又爱凑热闹……”易烊千玺用了恳求的语气,声音却不由自主地渐渐抬高,他打开钱包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求求你了师傅,你把我放在那附近我自己走过去好不好,求求你了师傅。”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在司机师傅眼里一定成了一个大傻瓜,但是他一刻也不能多等了。




他要亲眼见到他,他要去他身边。那是我的爱人啊,那是我爱的人啊。




 




司机师傅终于松了口,为难地点了点头。




 




上了车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抖,手指已经冻僵。刚才跑的太急,他连外套的扣子都忘了扣上。车窗外开始飘起小雪,易烊千玺一边锲而不舍地拨王俊凯的电话,一边在心里默念,只要你没事就好。老天保佑。只要你没事就好。




 




几十分钟的车程变得无比黑暗和漫长。在离现场很远的地方已经拉起了黄线,一片狼藉,有人在哭,有人在喊,有人被搀扶着。人流不断向外涌,他逆流向前,不停有人冲撞他,这让他前进的格外艰难。




 




一个背影在视线里一闪。




 




 




易烊千玺几乎是扑过去擒住了那个身影,用力地捏着他的肩膀狠狠一带。却看到一张愕然的陌生脸庞。




 




“对不起,认错人了。”易烊千玺六神无主地颤着嘴唇说。




 




扑面而来的雪粒寒风包裹了他,他努力在风里睁开眼睛,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冷。交通桩旁边有正在指挥的警|cha,易烊千玺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跑过去扯住人家的袖子急吼吼地问:“您好您有没有看到一个男孩,和我差不多大比我高一点。”他伸手在自己头顶比划了一下,“双眼皮大眼睛,嘴唇薄薄的……”




 




警|cha看他脸色惨白,就猜到了个七八分。拍拍他的肩让他冷静,指指后面的救护车:“你去那儿问问医生。只要确定人没受伤就行。”




 




易烊千玺匆匆说了句谢谢就跑过去。他对着不同的医生护士,把王俊凯描述了千万遍,直到声音嘶哑,嘴唇也被寒风吹得干燥发麻。




他怕听到答案,又怕听不到答案。




 




直到最后一个医生也告诉他:“对不起没见过。”才感觉到无力,他茫然地呆呆地站在原地,满脑子都是前一天他们坐在电影院的样子,王俊凯睡觉,王俊凯撒娇,王俊凯笑。




 




不远处的世贸天阶,天幕流光溢彩,缓缓流淌,像一条五彩斑斓的银河,LED屏幕上写满了新年祝福。几个小时前,人们仰起头,在一片喧嚣繁华里满怀期许地编辑短信的时候,又怎么会知道,这竟然可能会是他们手机里发出的,最后一条短信。




 




他艰难的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咬紧了嘴唇,直到尝到腥甜。




 




王俊凯,你在哪儿?




 




 




 




 




十五




 




“阿嚏——”




 




打了今晚的第九十九个喷嚏,王俊凯揉了揉鼻子。兴许是回来的时候激了冷风,他放水打算洗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就被一阵惊天动地的砸门声吓了一跳。趿上拖鞋去开门,没看清来人就被狠狠地推了一把,力道大得王俊凯连退了三步,一个趄趔险些摔倒。




 




“为什么不接电话!”




 




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出来的。好嗓子,四弦一声如裂帛,楼道里的感应灯应声而亮,易烊千玺站在光里神兵天降。王俊凯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天外来客一般的人,愣愣地忘记了动作,发梢的水珠淅淅沥沥地打湿衣领。




 




他手里的浴巾滑落到地上:“你不是回家了吗……”




 




下一刻,易烊千玺就跟炮弹一样猛地撞进了王俊凯怀里。他抱紧他,用了非常非常大的力道,仿佛要把他像一团面一样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语气却是轻轻地,好像抱他已经用了他全部的力气,连说话也使不上劲了:“你去哪儿了,你这个傻子你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好久好久……”




 




王俊凯不明所以,还是抬手轻轻反搂住他:“……王源说世贸没意思不如去工体,我们就叫了几个哥们儿去工体了,他们丫玩游戏把我手机泡酒里了……千玺你轻点抱,你要勒死我啊千玺。”




 




易烊千玺不管不顾,手臂像念了咒的金箍一样越勒越紧。侧脸贴着胸口,呼吸拂着心脏,他听见王俊凯的心跳,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扑通扑通无比鲜活。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他闭起眼睛。感谢上苍,感谢上苍。




 




王俊凯觉察到他的不对劲,轻轻抚摸着他剧烈起伏的后背问:“怎么了?怎么抖成这样?”




 




“世贸天阶……出事了。”易烊千玺有点鄙视自己心里涌起来的那点儿侥幸,可就是阻挡不住。他咬紧了牙:“踩踏,很多很多人……你这么傻我害怕你……”




 




他极力避免说出那个“死”字,所以说得浑浑噩噩颠三倒四。可是王俊凯听懂了:“那你不回家了吗?你家人怎么办?”




 




易烊千玺笑了,虽然笑得苍白无力,但总算如释重负:“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王俊凯轻轻地摸他的嘴唇,那还有他自己咬出来的血痕。他的手指勾勒着他的唇形,像是擦拭一件稀世珍宝。他放柔声音说:“还说别人傻,你最傻。吓坏了是不是?”




 




他们深深地凝视着彼此的眼睛,只隔着一个呼吸的距离。易烊千玺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失去他,连想象一下都不行。




两个人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成了他的弱点,他的牵挂,他最柔软的疼痛,他生死攸关的命门。有弱点就易伤,有牵挂就会疼。只要不爱他,他就能解脱。但是如果没有爱,没有痛苦,没有感动,没有在绝望和狂喜之间来来回回的煎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们拥抱着,诠释“劫后余生”,也诠释“相依为命”。寂静的夜晚里情欲四伏。




 




他不由分说地吻住了他。








燃烧是一瞬间的事情。












时间平等地光临一切。窗外的人们,欢呼着庆祝新年,彼此祝福,彼此拥抱,彼此亲吻。为了世界的宽阔和犬儒,为了未来的美好与迷茫,为了爱人的相聚和分离。




 




时间平等地照拂一切。窗里的他们,相拥着入眠。看起来,也只是岁月更迭的滔滔洪流里,草莽人世的芸芸众生里,最平凡的一对情侣。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全世界呀,新年快乐。












-TBC












身在军训,心系更文,撒泼打滚,求个评论。








我刚才是不是复制了两遍……军训令我智障,大家假装没看见好吗……






评论

热度(851)

  1. 哩要哦该啰折一 转载了此文字
    😭😭😭😭😭
  2. 玺欢凯爽棋秋收冬藏 转载了此文字
    想念
  3. *初耀 转载了此文字
  4. 955胡图图和咩咩熊 转载了此文字
  5. 瓮中春凯千的提款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点小文儿
  6. 松花酿Kikoppppppp 转载了此文字
  7. 胡图图和咩咩熊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8. *初耀(o・㉨・o) 转载了此文字
  9. 20啊妖怪打妖怪 转载了此文字
  10. 麦琪萝莉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哭着存档
  11. 三千金甲凯千的提款机 转载了此文字
  12. (o・㉨・o) 转载了此文字
    5😭😭😭😭😭
  13. spoony🐱秋收冬藏 转载了此文字
  14. 仙女一个寒泠汐Zoeee 转载了此文字
    good
  15. 张起灵是爷身下受xback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16. 一枚小仙女瑾宝~ 转载了此文字
  17. 瑾宝~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略略略略
  18. 白矖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19. 尔玉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