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玉

可以都不爱,只爱你

少年时代(二)

风又起:

Gimlet:



请勿上升















































每个少年都这样,爱起人来像信了什么邪教。王俊凯心想自己年轻的时候真混蛋,顶着爱的名义胡作非为。虽然谁年轻的时候都是混蛋,他还是觉得自己混蛋得脱颖而出。不过,他能脱颖而出,易烊千玺那个驴脾气功不可没,每次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要跟他冷战,跟他吵,跟他犟。真的你说易烊千玺那么犟干什么呢?谈恋爱又不是掰手腕,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他不知道吗。




 




所以后来他谈恋爱,女朋友清一水找的温驯可人挂,闹脾气也从来见好就收。有时候王俊凯有了兴致,抱着软玉温香给她们敲警钟,他说我不喜欢倔的,你可以作,可以黏,可以蠢,就是不能倔。——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树起一个前车之鉴,王俊凯的感情线从此顺风顺水。




 




 




 




王源看着嘴上没毛,但办事还是很牢靠。一上午看房签合同过户效率极高,还能匀出来半天时间闲着。坐进车里王俊凯感叹:“王源啊王源,你总算也像个人了。”




 




王源气得打了个嗝:“你这话说的,那我原来是什么?”




 




王俊凯对着王源就忍不住嘴贱:“你原来和只不长毛的猴儿似的。”




 




王源对着他就是一脚:“哥们帮你办事,不说谢就算了还挤兑我,你使唤傻小子呐?”




 




“谢谢谢谢谢谢谢。”王俊凯一叠声的求饶,“你没听懂我弦外之音,我那是夸你成熟了。”




 




王源不领情:“你就光嘴上说说就算了?您大少爷动动嘴,我小喽啰跑断腿,就没点什么实际行动表示表示?这样吧,上次那帮女的净编排千玺去了,哥儿几个都没尽兴。这次我再攒个局,只叫咱关系好的,你掏钱请客怎么样,王总不缺这点儿钱吧。”




 




这个司马昭之心哪,王俊凯都不好意思拆穿,他盯住眼前不断倒退的树,笑着说:“成啊,过一阵吧,我先把房子这事弄妥。我爸妈说了还要来看儿媳妇,我总不能在酒店招待他们二老吧。”




语气平静的让人火大。




 




说这话之前,他在心里预测了一下王源的反应,可能会破口大骂王俊凯你这个王八羔子负心汉,或者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幽怨地说那千玺怎么办。王源的心眼干净得和漓江水似的,是喜是怒,全都挂在面上骗不了人。




 




但是这次王俊凯失算了,他在倒车镜里看见,王源只是愣了一下,然后轻轻摇头笑了,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在嘲笑他,“没想到你也有收心的一天,看来啊,”王源看着窗外叹了口气,“爱情里的出场顺序,可真重要啊。”




 




原来这么多年,王源不是没变,谁也不是十八岁了对不对。他也得懂一个道理,成年人的伴侣,是要“能够和你并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也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抓住你手不放的人”,而不像易烊千玺,他本身就是王俊凯生命中的惊涛骇浪。




最不济王源也能知道什么叫门当户对。罗密欧和梁山伯?别扯了,洗洗睡吧。




 




 




王俊凯进门的时候女朋友正闭着眼睛做瑜伽,金鸡独立吸气呼气。王俊凯从后面抱住她,摊开手,一串钥匙吊在女朋友面前。女朋友适时睁开眼,尖叫声像长出了触角要掀翻天花板,抱着王俊凯就是一通猛亲。




 




王俊凯把钥匙放在她掌心:“不过,你得负责装修。”




 




女朋友笑出两个忽闪忽闪的梨涡:“好呀,包在我身上啦。”




 




事实证明女人的话信不得。




沉迷电视剧三生三世的女朋友把卧室壁纸贴了个十里桃花,大功告成后站在粉嘟嘟的房间摆了个pose自拍。发给王俊凯:宝宝,你看我像不像四海八荒第一美人。




王俊凯被那什么狗屁美颜特效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半米远,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想,四海八荒这个词到底是个什么性质,和四仰八叉是什么关系。




 




最终王俊凯还是忍无可忍的出手了。




“我说你脑子是不是养鲸鱼了啊?”王俊凯没好气地数落女朋友,“北京的冬天多冷你知不知道,窗户玻璃你选单层的咱俩一起冻死在这儿?”




 




女朋友噘着嘴:“可是,为什么双层的就会比较暖和嘛。”




 




“热力学定律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嗯?”他伸出食指戳着女朋友的脑门,“笨死算了。”




 




女朋友还是甜甜地黏上来:“我就是笨嘛,离开你我什么也做不好。那个什么定律的,你知道就好了呀。”




 




热力学定律。王俊凯愣了愣,他以为都忘了,原来还记得。有的东西原来可以独立于人的思想,人的意识,脱口而出,就像某种本能。




 




 




热力学与统计力学是他大学最烦的一门课,因为教这门课的教授是王俊凯最烦的那种老学究,讲起课来照本宣科,王俊凯在下面靠着易烊千玺睡得冒鼻涕泡。慧眼如炬的助教把他记上了黑榜,助教曰:期末考不到八十等着重修吧您。




 




王俊凯学习向来凭着聪明劲不愿意下功夫。但再不愿意,晴天霹雳当前,他也要临时抱抱佛脚。这尊大佛自然就是易烊千玺。




 




他写完一章习题上贡一样交给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公式都用错了,王俊凯你做题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啊?”




 




“想你啊。”王俊凯理直气壮,噎得易烊千玺说不出话。




 




“哎呦,这些科学家到底是怎么想的,非要把人都看得懂的东西写的鬼都看不懂。”王俊凯万念俱灰地瘫在桌子上耍赖,发丝软软地蹭了易烊千玺的指节,“老子不干了,让助教挂我好了,重修就重修。”




 




易烊千玺埋头帮他改步骤,眼都没抬一下:“别,我可丢不起那人。人家要是知道我对象重修,我非得撞墙去。”




 




王俊凯弹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非得撞墙。”




 




“上一句呢?”




 




“我丢不起那人。”




 




“不对不对,中间,中间那句。”




 




“我对象。”易烊千玺合上笔帽抬眼看他,“不就想听这仨字吗?”




 




王俊凯笑得门牙虎牙后槽牙全露在外面。




 




“别傻笑了,做题。”




北方人称呼自己的伴侣,往往就是我对象,我爱人。易烊千玺从小就是这么听着自己的爸爸称呼妈妈,爷爷称呼奶奶。对着王俊凯他没多想顺理成章就说了,也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这么激动。激动得本来只是用错了公式,现在连基本运算都不会了。




 




“我说你——”易烊千玺伸出食指戳着王俊凯的脑门,“笨死算了。”




 




王俊凯谈个恋爱谈得大脑退化,但事到临头还是不得不使出杀手锏。考试那天,王俊凯坐在易烊千玺后面。易烊千玺长着一张浩然正气的脸,监考老师很是放心他,连眼神都吝于往他身上投,他把试卷伸出去一截。后排的王俊凯得以凭着2.5的视力把答案隐秘地复制一遍,还故意犯了几个无伤大雅的错误来掩人耳目。虽说作弊是不对的,但坐以待毙更是不对的。




 




写完最后一道题,王俊凯发现老师在试卷最后给他们留了寄语。




“亲爱的同学们,祝愿各位所含的全部原子在遵循热力学第二定律回归自然之前,它们既经历过物性的神奇,也经历过人性的可爱。”




王俊凯下了考场跟易烊千玺说,他才发现原来这个老师是个好老师。




易烊千玺说,你早干嘛去了,现在舍不得了?晚了。




 




那次考试总共仨人90分以上的,王俊凯易烊千玺王源包了个圆儿。易烊千玺最夸张,老师给了他105分。




那5分是超出“努力”范围的事情,而与“天赋”相关。做一道题,通向答案的路有无数条,易烊千玺找到的永远是最舒服,最快捷的那一条。




 




所以后来,面对爱情这道题,易烊千玺找的那条路叫分手。壮士断腕,很聪明,确实是一个在当时的种种前提条件下考量出的满分答案。唯一牺牲的那个因素,王俊凯,可以当做题干中的摩擦力,忽略不计。




 




十年怕井绳,从那之后王俊凯找的女朋友都是美丽又愚蠢,莽撞又迷人。会把油门当刹车撞翻几个交通桩,会把糖当成盐做菜甜的王俊凯大口大口喝水,不知道买双层玻璃,不知道热力学定律,但是她们会说“离开你我什么也做不好”就足以让男人偃旗息鼓。




 




王俊凯突然很想问问易烊千玺,他后来有没有叫过别人“我对象”,有没有再戳着别人的脑门说“笨死算了”,有没有再顶着一张根正苗红的脸帮人作弊。只是恐怕他不想再看见自己。易烊千玺平素正如国旗杆红似红领巾,这辈子什么偷鸡摸狗的事都是跟着王俊凯干的。但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两个人开开心心的一起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做尽天下坏事。




 




王俊凯清清楚楚的知道,往日的眷恋依旧活着,像离离原上草,春风吹又生。只要他还在呼吸,那些记忆就会跟着他,像热力学定律一样,在生活的每一个罅隙中突然冒出来,刺他一下,折磨他一下。




他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找和他背道而驰的女朋友,几乎和国内同学断绝来往,删掉了他的电话号码。因为王俊凯知道,不用王源费尽心思的撮合,只是一个热力学定律就足以让自己动摇。




 




可是易烊千玺不是回答过了吗。




“你早干嘛去了,现在舍不得了?晚了。”




 




 











都说如果想考验一对情侣的感情,就让他们干两件事,一是旅行,二是装修。奈何王俊凯的女朋友实在是……实在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工头看她好欺负,把她凶的哭着给王俊凯打电话。王俊凯从公司十万火急的往家里赶,一路绿灯,到家只剩了女朋友一个人,梨花带雨凄凄惨惨地抱上来,王俊凯说没事没事啊有我在呢。然后四下打量了一下——装修队是按天收钱的,他们家这个进度,摆明了是工头投机倒把想捞一笔。




 




王俊凯和女朋友说,那这样吧,以后我公司家里两头跑,省得他们欺负你。




 




女朋友趴在他胸口跟他撒娇:“可是回来一趟很远诶。”




 




王俊凯捏了一下她的鼻子:“那能怎么办?摊上你这么个大小姐,我认了呗。”




 




女朋友的粉拳对着他胸口就招呼了一下:“谁要你选离公司这么远的房子嘛。”




 




王俊凯捂着心口一副中了弹的表情,逗得女朋友破涕为笑。




 




王源给他挑的几处房源里,论户型地段面积,现在这个都不是上选。但看到“紧邻景山公园”,他还是鬼使神差的说,就这个,离公司远一点也没关系。




 




全北京他最喜欢景山公园。




 




王俊凯在北京的记忆,大多和易烊千玺有关。大学时候易烊千玺是个实打实的学霸,不爱出去玩。王俊凯约他出去走走,他老是要问一句:“去干嘛?”




干嘛干嘛,除了和你谈恋爱还能干嘛?




 




王俊凯就养成了理由张口就来的习惯,开场白干脆变成了:“千玺,今天是希腊国庆日,咱们去庆祝吧。”或者是“宝贝儿我们去欢度世界动物保护日吧。”反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总能找到几个庆祝的名头。




 




借口蹩脚,但其心昭昭。易烊千玺从来不问希腊国庆和你一个中国人有什么关系啊,或者,你为全世界的动物庆祝人家动物知道吗。他做事只讲究一个目标,学习有目标,工作有目标,恋爱约会,也得有目标。




 




王俊凯就这样胡编乱造,让易烊千玺陪他转遍了全北京。北海公园喂鸭子,银泰里喝下午茶,王小波墓前念诗,也在南锣鼓巷的垃圾桶边局促地啃完一串烤鱿鱼。




 




有次他们路过鼓楼,那时候赵雷还没出名,有几个卖唱歌手凄凄惨惨地嚎着理想未来和去他妈的爱情,易烊千玺拽住王俊凯的袖子停下。易烊千玺喜欢民谣他知道,只是王俊凯生来富足,不懂易烊千玺眼睛里那世间不多见的柔软从何而来。王俊凯能给出的最大的同情心就是,他挺惨的,咱们接济接济他吧。易烊千玺点点头,王俊凯从兜里摸出一张钞票说,你去给,我喜欢看你做好人好事。




 




他看着易烊千玺跑过去把钱放进琴盒里,然后抬起头和流浪歌者相视一笑,让人感觉那不是施舍,更像是一种理解。王俊凯没来得及拿手机,就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取景框把易烊千玺装进去,他想我这辈子怎么也不能忘了这个画面。




 




现在王俊凯去公司依然路过鼓楼,依然有流浪歌手的声音咿咿呀呀的传进耳朵,他就使劲摁着喇叭想逃。这种记忆会让一座城市面目模糊,大街小巷丢了它们的名字,而只能记起“那是我和他一起听完一首歌的地方”。他仓皇地逃开,心里想,我回北京,其实是一件非常作死的事。




 




 




但是景山公园不一样,这是他们来的最多的地方,多到记忆都有些重叠。易烊千玺跟王俊凯说你知道吗,全北京我最喜欢景山公园。王俊凯嘴欠接一句,全景山公园你最喜欢崇祯上吊那棵歪脖子树。又凑上去亲亲他说,以后咱俩要是分手了,我就也来这上吊沾沾皇族贵气,嘿嘿。




 




易烊千玺皱着眉毛说,胡说八道什么。他皱眉的样子大概全世界,不,全宇宙第一好看,王俊凯把人亲了又亲。没错亲爱的,是我在胡说八道,无论是分手还是上吊,都是我胡说八道。




 




少年的身体像暴雨过后挂在枝头亮晶晶的葡萄,再怕酸的人也会忍不住想尝尝。王俊凯尝过无数遍,他们在景山公园里接吻,清晨日暮,阴翳晴朗。那种味道太奇妙了,堪称是刻骨铭心。




 




张爱玲说过,回忆如果有气味,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惆怅,像忘却了的忧愁。诚不我欺,王俊凯一直记得那种复杂的味道,槐树的清香,红色砖墙的腥气,以及易烊千玺甜甜的口腔。快乐有,惆怅也有,但似乎还夹杂着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不甘心,已经奄奄一息,但就是一息尚存。




 




 




 




“吃完饭,我们出去走走吧。”王俊凯对着正颤颤巍巍夹菜的女朋友说。




 




不用编什么蹩脚的借口,女朋友就欢呼一声说:“好啊,我这几天都快被油漆熏死了。”那一筷子羊肉也随着话音掉回盘子里。王俊凯忍无可忍地帮她夹进碗里,她咬着筷子嘿嘿的傻笑。




 




走一走的,就走到了景山公园。




景山公园常年绿树成荫,绿色是种很奇怪的颜色,如果轻轻浅浅的看上去就很下贱,但是如果厚重起来,就又庄严又肃穆。景山公园的树就属于后一种,尽管在冬天,也有种苍茫的绿色,让你不自禁地降低音量说话。




 




而王俊凯的女朋友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宝宝,我的脚好痛嘛!”嗲彻云霄的一声,引得周围的大爷大妈纷纷侧目。




 




王俊凯没好气地说:“谁要你穿高跟鞋出来的。”




 




女朋友脖子一梗:“我不穿高跟鞋不会走路!”




 




“那你就穿着爬山呗,”王俊凯抄着双手,“疼的又不是我。”




 




“不行!”女朋友不由分说地扑到他的背上,勾紧了他的脖子,“你背我上去。”




 




王俊凯忙不迭地把她托稳,又往上捞了捞。以他对这位大小姐的了解,他要是不肯背,一屁股坐台阶上坐到明早上这种事她真能干出来。他叹了口气迈开步子。




好在景山也不高不陡,到了顶王俊凯把她放下来说:“我说你真是该减减肥了。”女朋友立刻扑上来捶他。




 




毕竟二十八了,王俊凯不是那个吵架的时候扛起易烊千玺就跑的少年了。王源说,爱情里出场顺序真重要。其实呢,以结局论爱情也太功利了不是吗。小女友诚然享受了他的温柔宠溺包容,但同时也错过了他的冲动任性迷茫,还有一夜N次的身体。那些真正可贵的,刻骨铭心的东西,他都只给了一个人,所以哪有什么“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说法。




 




他双手撑着膝盖喘了一会儿,站起来说:“你看,从这儿可以看到整个北京,四四方方的。”看女朋友兴趣缺缺,他自顾自地续下去:“我上次来这儿还是十年前呢。”




 




十年,人间已经换了,北京变得纷纷扰扰,好在景山公园还是那个景山公园,歪脖子树还是那棵歪脖子树,当年抓住他们俩打啵儿一通臭骂的红袖章大妈,也还是那个大妈。




 




他想起来当年他第一次和易烊千玺来这儿。易烊千玺有点怕高,站在绮望亭往外看的时候,手悄悄地攥紧了王俊凯的衣角,嘴唇也有点发白。王俊凯像发现了新大陆,拉开外套把他裹进怀里:“不怕不怕,有爷在呢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得知易烊千玺恐高这个弱点之后,把他翻来覆去的折腾的最狠的还是王俊凯。一百天纪念日的时候,王俊凯连哄带骗,领着他去了游乐园。易烊千玺看着“情侣蹦极”的牌子皱眉头,心想王俊凯你是个抖S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七缠八绕的系上绳子。而同样被五花大绑的王俊凯伸开手,把他搂进怀里说:“你要是怕,就抱紧我。”




 




抱的绝对是这辈子最紧的一次。




他们俩自由落体,耳边是肃杀的风,所有的血都往脑子里涌。天地之间除了彼此,什么依靠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抱着,好像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王俊凯之前一副烈士冲锋的大无畏表情,吊在半空叫的比谁都惨。易烊千玺本来就怕,他越叫,他越怕,就想堵住他的嘴,又不敢放开手。虽说大头朝下这个姿势接吻实在是,实在是有些奇怪,但易烊千玺就是易烊千玺,高材生面前没有什么地心引力,他准确无比地用嘴唇堵上了王俊凯的嘴。太用力了,牙关撞得发麻,王俊凯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心里想,这都行,真不愧是我的人。




 




被从绳子上解救下来的时候易烊千玺的脸都白了,坐在一边调整着呼吸。王俊凯别别扭扭地走过来,委屈巴巴地叫了一声:“千玺……”




 




易烊千玺当然没有好脸色:“滚!”




 




王俊凯自知理亏没有发作,往跟前凑:“千玺……”




 




易烊千玺说:“有话就说!”




 




王俊凯拿开一直遮遮掩掩的双手,易烊千玺看到他的裆部鼓鼓囊囊差点惊掉了下巴,压低声音说:“王俊凯你这个禽兽,你怎么什么场合都能……”




 




王俊凯揽住他,言简意赅的说:“今天晚上跟我回家。”




 




易烊千玺忍住想把这个人从蹦极塔上推下去的冲动,狠狠瞪了他一眼。




 




那一天王俊凯破天荒记了日记:今天是我和千玺的第一百天,我们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真开心啊!我们还要度过好多个一百天。到我们老,到我们死。




他拿给易烊千玺看,易烊千玺嗤之以鼻:“小学生都写的比你好,傻子。”但嘴角还是止不住地翘起来。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一起的时候,对这些纪念日生日在意的很,一定要大操大办轰轰烈烈。就像刻舟求剑一样,既然我们同在一条船上,就要把我们相爱的每一天都刻得清清楚楚。可是他忘了,他们不仅在一条船上,也在时间这条河上。他循着十年前的印记去找,找到的只能是虚无。




 




发了半天的呆,回过神来的时候,女朋友依然无聊地戳着手机,他一个人看着漫天云霞和四九城相映成趣。《大话西游》里转世后的夕阳武士就是站在这样的天空下,看着远去的至尊宝说:“你看那个人,他好像一条狗啊。”王俊凯觉得站在这儿看十年前的自己,也好像一条狗啊。




只是他身边,已经没有当年的紫霞了。




 




 




“走吧,”他回头看着正在研究自拍角度的女朋友,“下山不要我背吧,我的老腰都快累断了。”




 




女朋友心疼地帮他捶捶说:“不要不要,我自己走就好啦。”




 




 




长大了就要学会知足,没有了紫霞,还有朝霞晚霞彩霞。人生太苦了,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哪个不苦,“没有和最喜欢的人在一起”这种事,相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王源觉得,事情不妙。




 




他和王俊凯从小学就认识,王俊凯家大业大,生出来一根独苗,全家上下都把他宠上天。那时候他长的虎头虎脑的,大眼睛像白瓷盘里落了两颗黑葡萄。他奶奶摩挲着他的小脑袋说:“一旋儿愣,二旋儿横,我们小凯后脑勺上有两个旋儿,将来肯定是个横着走的。”




 




奶奶这话一语成谶。王俊凯五岁上墙,六岁上房,十八岁上床,成长轨迹离经叛道。小学的时候王源和他同班,当时流行集方便面里的水浒英雄卡,全班男生都拼了老命吃方便面的时候,王俊凯另辟蹊径,为一张武松连续暴揍隔壁班胖虎一个礼拜。拿到了武松之后,他去小卖部兑了徽章耀武扬威地别在胸前,逢人就说:“看我的三国勋章,牛吧!”于是班里的所有女孩子一时对王俊凯倾心不已。




 




王源真的很想告诉他武松不是三国里的,但是他不敢。王俊凯经此一役得了个外号叫小螃蟹,当真成了横着走的。王源是乖孩子,当然对他有点怕。




 




他当时只想离他远远的就好,没想到最后,王俊凯居然和他进了同一个大学。他还成了王俊凯初恋故事的见证人之一。




 




既然是故事,就不会只有一个主角,另一个主角,叫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可谓是千差万别。他四平八稳活得像块玉,永远是跟谁都不会起冲突的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平时除了看看书,就是写写字,练练舞,生活规律的像老干部。王源赖在宿舍打游戏的时候,他还会帮忙带饭。有这么一位室友,王源觉得很满意。




 




直到迎新晚会那一天,王俊凯拎着他的衣领问他:“台上这个跳舞的,你知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松、松手!”王源挣开他,整整衣领说,“他叫易烊千玺,是我室友,受欢迎着呢,你别欺负他。”




 




王俊凯没说话,盯着台上。王源看见他的眼神,和当年盯着那张武松卡一样。那是志在必得的眼神。




 




得知他要追易烊千玺的时候,王源是懵逼的。




大家都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了,王源当然不会觉得男孩和男孩谈恋爱有什么了不得。王源想不通的是,这么一位从小就目中无人的南霸天,怎么突然就情窦初开了。




 




王俊凯半利诱半胁迫,让王源当他的探子。王源心说你爸生意做那么大,你脑子里怎么成天没点正经事呢。但迫于王俊凯的淫威,还是从了。说是探子,王源还承担了一个树洞的功效。




 




王俊凯不知道哪儿学的歪理说表白的时候一定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回来之后攥着拳激动地和王源说:“你知道吗?易烊千玺的眼睛,那颜色是那样那样的。”他搜肠刮肚想着形容词,然后一拍大腿,“就和我爸最贵最贵的茶叶一样,明前茶你知道吗?他的眼睛就像明前茶,又清澈又珍贵又美好。”




 




爱情的力量真伟大,王源在心里感叹。当年连水浒三国都不知道的文盲,现在出口就是诗。




 




王源问:“他答应你了?”




 




王俊凯神神秘秘:“就快了。”




 




王源每天看着易烊千玺进进出出,神色泰然自若,没有一点“快了”的意思。




 




后来的某一天,易烊千玺回来比平时晚了点。熄了灯之后王源窝在被窝里玩手机,听见素来早早就睡了的易烊千玺翻来覆去的声音。




 




“源儿,”黑暗中易烊千玺的声音平缓,“你说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就是看见他就想笑呗。”王源关上手机,认认真真和他卧谈。




 




易烊千玺的语气里难得带了点困惑:“可是如果……你看到他不想笑,还想跑。而且胸口里像揣了只兔子似的乱跳。这是为什么?你觉得那是害怕。可是他又不想害你,你为什么要害怕?你说这是不是喜欢?




 




他平时说话往往是陈述句居多,王源是第一次听易烊千玺说这么多的问句。他在心里同情地拍拍易烊千玺的肩膀说了声哥们儿你栽了,嘴上还不忘给王俊凯送助攻:“能让你这么老成的人讲这么幼稚的话,那肯定就是喜欢了。”王源翘起脚抖了抖,问:“你看见他的时候,想不想亲他?”




 




易烊千玺脸红了:“这个……这个……呃……”




 




王源临门一脚抽射:“那就是了,你就是喜欢他。”




 




易烊千玺叹了口气说,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易烊千玺不明白。王源作为一个旁观的狗头军师看的分明。易烊千玺就像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壁垒森严,城墙高筑,护城河宽如瀚海。王俊凯的爱就是千军万马,明明是没有胜算的一仗,他硬是能把城门撞开一条缝。世界上就是有这种感情,今生今世,我为你而来。




爱本身就是一场,天时地利的迷信。不用明白,用不着明白。




 




 




所以,王源想知道,那个千军万马的王俊凯去哪了呢?同学聚会上他是怎么能忍的下来的。王源记得系里的辩论赛上他和易烊千玺分别是正反方,他站起来就说:“对方辩友明显是一叶障目以偏概全,不过千玺我就不说了,千玺说什么都是对的。”




那样的一个不顾一切维护恋人的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一个他的?




 




那年寒假王源开开心心地和全家出国过年。再回来的时候简直是天翻地覆——他们分手了。王俊凯走了,走的不留一点痕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易烊千玺搬出宿舍回家住,变得愈来愈沉默寡言。只是有一次,易烊千玺回宿舍拿东西,王源透过书包,瞥见了百忧解的药瓶。




后来就更奇怪了,专业第一名易烊千玺,毕了业跑去当舞蹈老师。所有教过他的教授说起这个都扼腕叹息,说这孩子的天赋可惜了。




 




易烊千玺看着蔫,实际轴得很。王源问他,他除了摇头说没事就什么也不肯说。




 




怎么可能没事呢,藏锋敛芒的王俊凯,那瓶百忧解,舞蹈老师,就像一条条射线,追根溯源,端点凝结在那个寒假。




 




王源想让曾经那个,如刀的王俊凯回来,也想让曾经那个,如玉的易烊千玺回来。




 




费尽心思攒局让他们见面,故意在王俊凯面前提“千玺”两个字。他看着王俊凯端的一副云淡风轻的架子,心想,谁知道心里是不是真的云淡风轻。直到王源亲口听他说“儿媳妇”三个字,才觉得事情不妙。




曾经的浪登徒子收心了,他没办法再骗自己说,王俊凯是装的。




 




王源一直记得,毕业的时候,易烊千玺喝醉了。虽然他醉和不醉没什么区别,还是一副板板正正的样子。只是嘴里翻来覆去地说,全北京,我最喜欢景山公园。




王源也看到了,王俊凯忽然暗了一下眼睛,然后用指尖,状似不经意地点点那张户型图,“就这个,离公司远一点就远一点。”




 




这一点微末的联系,像燎原的那一点星星之火,让王源决定再试一次。




最后一次。
















-TBC




























女朋友下章就下线大家忍忍。




这几天丧的可以,艰难维持周更,评论里陪各位唠唠~


评论

热度(1055)

  1. 哩要哦该啰折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初耀 转载了此文字
  3. 955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4. 松花酿Kikoppppppp 转载了此文字
  5. 胡图图和咩咩熊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6. *初耀(o・㉨・o) 转载了此文字
  7. 20啊妖怪打妖怪 转载了此文字
  8. 水村火火根号三。 转载了此文字
  9. (o・㉨・o) 转载了此文字
    2
  10. 仙贝酷盖(o・㉨・o) 转载了此文字
  11. spoony🐱秋收冬藏 转载了此文字
  12. 龙鳞站在冰箱上的高冷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啦啦啦啦啦
  13. 张起灵是爷身下受xback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14. 站在冰箱上的高冷帝折一 转载了此文字
  15. 折一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16. 一枚小仙女瑾宝~ 转载了此文字
  17. 瑾宝~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18. 白矖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等您回来
  19. 尔玉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20. 结发受长生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21. pandadora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22. pppppppjujuj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