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玉

可以都不爱,只爱你

少年时代(一)

风又起:

Gimlet:



请勿上升




大概算是有一辆小车,但实在是情节需要,介意的话就别看了。



























 




“王俊凯,这儿!”王源站在包厢门口冲他挥手,声音像掰断一根绿色黄瓜那样清脆。




 




农历新年,王俊凯刚从国外回来,就被王源捞来同学聚会。这家伙一向让人捉摸不透,王俊凯在国内上大学的时间加起来总共才一年,他搞不懂为什么王源听说他回国之后立马搭了个局子,又是为什么拿十年交情要挟他必须要来。




 




王源还是没变,一双眼睛亮闪闪的,说起话来,蓬勃的生气从每一个表情向外溢:“您大少爷可真够慢的,姗姗来迟,摆谱呢?”




 




“堵车。”他拿拳头砸了一下王源的肩,忍不住笑了。




 




 




同学聚会这种毫无意义的场合王俊凯一向不喜欢。当年坐在一个教室里聊天打屁,看不出人和人之间有什么差别,毕了业,一方逼仄的教室拓展到无限广博的世界,同侪情谊被漫长的时间无限稀释,剩下一丁点往日回忆苟延残喘。打着怀念的旗号重聚,说穿了,不过是一番推杯换盏,说说冠冕堂皇的话,打打半生不熟的官腔,拍拍各怀鬼胎的自拍,美图秀秀发个朋友圈而已。




 




 




包厢里的情况和王俊凯想的并无二致,几个挺着浑圆肚子的男同学正开着世界宏观经济研讨会,刘总张董叫的很是亲切,女同学们对着手机摆出做作得不像话的假笑,硬生生把眼睛瞪得浑圆。




 




 




人群中,王俊凯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他,和当年一样,第一眼看到的是他,就再也看不见别人。




 




包厢里挂着一盏古朴吊灯,朱红外罩,内笼暖黄,光碎碎地撒了他一身。他正侧着脸听别人说些什么,挂了三分礼貌笑容,穿着露锁骨的松垮毛衣,白色的,他穿清清淡淡的颜色很好看。似乎意识到有人盯着他看,转过头猝不及防撞上王俊凯的视线,唇边笑意还没收拾干净。




 




“呦!这不是咱们王总吗!海归啊!”一个浑圆肚子青蛙似的一蹬腿蹦起来,很不识相地握住王俊凯的手热情地摇了摇,王俊凯回过视线尴尬地勾了三分嘴角,使劲在心里想这人叫什么。




 




“站着干嘛啊,王总坐啊,来坐我旁边。”另一个浑圆肚子起身让座,又一双手生生把他摁下去,紧接着许多浑圆肚子包围了他。王俊凯一边堆起笑应付一边想,我绝对不允许自己有这么一个肚子,多少岁都不行。




 




噼里啪啦回答了一串在哪高就、回国多久、还走不走的问题,终于能让他喝口水,借着喝水,也能抬眼看一看自己对面那个人。如果要论同学聚会唯一的意义,大概就是看看自己的旧情人。




 




王俊凯看易烊千玺,倒没什么心绪难平,纵然这个人和他少年时代的爱情息息相关,隔了十年回头看,也已是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并非王俊凯绝情,命该如此,当年又不是没试过排除万难也要在一起。但毕竟是两个人的大雨,他一个人撑不住两把伞。




 




所以现在也没什么理由再寒暄。




 




 




冠冕堂皇的房间里还煞有介事的挂了横幅,“航院本科XX级同学聚会”。王俊凯本科念航天器制造,通俗点说就是造火箭的。高考报志愿,他老爸一心要他学商科将来好继承公司,王俊凯这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铁了心要当第二个钱学森。白日梦做了一年,情场失意万念俱灰,好在自己亲爹手眼通天,把他打包送到国外商学院。在座诸位老同学对于此举十分称道,盛赞老爷子有眼光。毕竟毕业这些年,也没有几个干本职工作的——干二三十年还骑自行车上班,搁谁谁也不乐意啊。




 




现实的引力太重了,航天梦是飞不起来的,大家总还是更喜欢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比如现在,左边的同学津津乐道谁谁去了投行年薪百万,右边同学大谈特谈基金创业风险投资。王俊凯听得燥,懒得插话,可偏偏有人不愿意放过他,神神秘秘跟他打听股市内幕:“王总您现在是商业巨擘,我们这些老百姓还得指望您发财。”




 




话听着总归有些刺耳,王俊凯笑着不痛不痒接两句茬算是撑场面。煎熬到了九点,易烊千玺第一个站起来,说还要回家辅导弟弟功课,客套了几句,只有王源起身去送,再回来时包厢里话题已经换了风向——同学聚会上先走,就一定会成为剩下人酒足饭饱后的八卦对象。




 




班花妩媚秀气,生着旁人要调脂和粉来仿造的好脸色,眼睛灵活又刻薄,滴溜溜转一圈先发难:“念书的时候,教授说易烊千玺和咱们可不一样,人家是要拿诺贝尔奖的。”她很短促的笑了一声,“哈,什么诺贝尔奖,还不是混成这个样子,瞅瞅穿的那什么衣服,牌子我都认不出来,还以为自己十八九呐!”




 




你穿的好,和诰命夫人似的。王俊凯扫了她一眼。




 




“他好像还在当什么舞蹈老师吧。”班花自然有几个亲卫军应和。




 




“呵,舞蹈老师。真是拎不清噢!跳舞这一碗青春饭他能吃多久,靠跳舞能买房子吗?”




 




漂亮女人到了中年都这么像雪姨吗。王俊凯又扫了她一眼。




 




 




同学聚会是名利场,名利场是没有交情可言的。何况易烊千玺本来人就淡泊,大学时期就没什么朋友,如今也没什么人替他说话,倒是越来越多人加入了贬他的队伍,好死不死的还有个嘴欠的说:“易烊千玺现在好像还和他爸妈住在一起。”成功把班花的笑声又拔高了几度。




 




这时候一个怯怯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学习委员小眼镜,现在留校任教当了老师,“你们,不要这么说嘛,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只要他喜欢,舞蹈老师,也是好事。”




 




“哦哟哟!”班花揶揄地叫了一声,“不得了,学委心疼喽,开始护短儿啦!”




 




其他人跟着哄笑起来。小眼镜的脸唰一下变得通红,磕磕巴巴地说:“不是的!李、李教授和我讲过,当年千、千玺同学是有机会去九院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放弃了。”




 




笑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面面相觑,进体制是航院大学生梦寐以求的事,何况那还是航科九院,兜的都是泰山北斗级的航天人。如果他真的去了,假以时日,说不定真能成了下一个钱学森。




 




静默中无数双眼睛一个劲往王俊凯身上瞟,王俊凯视若无睹地夹了口菜。听见班花还是硬撑了着口气:“那又怎么样!他聪明有知识全校第一,还不是买不起一套房子!我老公……”




 




“问学历要房子,问知识要利益,问科学要钱。航院当年只答应,要把我们培养成对社会有用的人,可没答应要给我们三环一套房。”王源笑眯眯地截住话头,只笑在嘴角,没笑在眼睛里。




 




班花的脸色立马很不好看。一顿饭吃的意兴阑珊,大家心照不宣地准备散伙。王俊凯刚坐到车里,王源不客气地拉开车门就坐上副驾驶:“老王,捎我一段!”




 




王俊凯挂上档,打趣他:“这几年没少修炼啊,怼班花那段话挺铿锵。”




 




王源不屑地说:“我就是听不惯她们说千玺。老王你也真是,她们那么说千玺你也不放个屁,换了当年你早就把桌子掀了!”




 




王俊凯显然不想接话茬,拐了个话题问道:“那您这么正直这么坚定航天理想,怎么转行搞房地产了啊。”




 




“年景不好,找不到好工作呗。”




 




王俊凯笑:“说的好像年景好你就能找到工作一样。”




 




“王俊凯你这嘴怎么还是这么欠呐!”欣赏王源炸毛实在是一大乐趣,王俊凯笑得手抖。




 




王源眨巴眨巴眼睛,不依不饶地盯着他:“不过说真的,九院那可当真是个金饭碗,我做梦都想去,哎你知不知道千玺为什么没去。”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




第二次提了,王俊凯开始明白王源为什么今晚一定要叫他来。




 




“你出国之后就没再联系过千玺?”王源打破砂锅问到底。




 




“没有。”




 




王源垂头说了句好吧,一阵短暂的沉默被王俊凯的电话铃打断,王俊凯摁了免提,娇嫩的声音带着一串波浪号跳进了车厢:“宝宝~~~你在哪儿呢,我的航班提前啦,我现在已经到首都机场啦~”




 




王俊凯不咸不淡地说:“噢,我现在送我一哥们儿呢,你要是着急了自己先打个车吧。”




 




那边长长地诶——了一声,然后说,那我在机场麦当劳等你好啦,出租车好臭人家不要坐嘛。王俊凯笑着说乖,那你等一会就好。腻味几句挂了电话。




 




王源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女朋友?”




 




王俊凯点头。




 




王源抓紧了安全带说,噢那你把我放前面地铁站吧,别耽误正事。




 




王俊凯开玩笑说,你这话里藏刀啊。我要真把你扔马路牙子上,我还是人吗。




 




王源扭头看着窗外没答话,留给王俊凯一个后脑勺。




 




“怎么了?”王俊凯觉出不对来,问他。




 




王源拿手戳着车窗,沉默了一会,还是说:“你知道吗,你们当年那一段,对你来说就像是出麻疹,你现在有免疫力了,还能高高兴兴谈恋爱。可是你知道对千玺来说那是什么吗?是绝症,恶性肿瘤,开刀动骨的那种。”




 




他们在一个漫长的红灯前面停下,王源推开车门。




 




“我替千玺不值。”




 




 







 




接到女朋友王俊凯吓了一跳,说不上来哪儿不一样了。女朋友兴冲冲地吊在他脖子上说,怎么样宝宝,有没有发现我变漂亮了,我去美容院打了两针哦~




 




“啊?打在哪儿。”




 




“这里啊。”她嘟起嘴,“你不是说最喜欢人家的唇珠了嘛~而且你说你之前的女朋友很少能超过三个月的。可是我们——”她咻地一下比出五个手指,“都五个月了耶~所以我就想做一点小改变,给你点新鲜感嘛~”




 




“噢,”王俊凯凑近了仔细观察,“挺好看的……”




 




回酒店的路上,女朋友叽叽喳喳地讲话,手机不甘示弱,突然也开始拼命响起提示音。他跟女朋友说你帮我看看,女朋友拿起来摁了两下说,我不知道你手机的密码哎,他单手摁给她看。




 




原来王源把他拉进了大学同学的微信群,同学们正吵着要王总发红包,刷屏刷了几百条,他把着方向盘跟女朋友说,那你帮我发一个,银行卡密码是一样的,女朋友乖乖照做。




 




 




进了房门女朋友先去卸妆洗澡,王俊凯靠在床上看微信。手气最佳的那个人,头像一只憨不拉几的轻松熊,王俊凯用脚后跟都能猜出来是易烊千玺。




 




这大概是作为成年人的一个好处,就算老死不相往来,还能被圈在几个不同的微信群里,慢慢也就能熟视无睹地抢红包,不在乎发的人是谁。




 




王俊凯的手指几乎是自动地发了好友申请。




 




他想了想,又点开王源的头像:“明天陪我去看个房呗。”




 




虽然半小时前这人还又甩脸子又摔车门的,但王俊凯清楚王源是个十足的乐天派,什么事过了三分钟就自动更新了,不记仇。




 




王源果不其然秒回:“你要在北京长住?”




 




“嗯。”




 




“行,那我要收中介费。”




 




“兄弟情同学爱呢?狗吃了?”




 




泰迪狗的头像沉默了一会,蹦出来一行。“那什么,今天车上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王俊凯也敛了嘴角:“没往心里去,你和他关系好,替他抱不平也是应该的。”




 




王源如释重负地发过来一个:“那明儿早上联系。”




 




女朋友裹着浴巾湿漉漉的走出来,凑过来和他一块看同学群。娇滴滴地开口问:“那你当年在国内上学的时候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呀?”




 




“没有,”他揽住她肩头,“我当时学工科,工科女孩子长得都……不过人还是很善良。”




 




女朋友被他逗得咯咯笑,说:“看不出来,你还是外貌协会的。那你是怎么看上我的?”




 




“一见钟情啊。”王俊凯看着她挑挑眉。




 




“真的?”女朋友笑成一朵向日葵。




 




“真的啊,只有一见钟情才叫爱情啊。”王俊凯笑着揉揉她的脑袋。




 




这是真心话。王俊凯真是这么觉得的。




只有一见钟情才叫爱情吗?是的,只有一见钟情才叫爱情。其余的,都不过是人类漫长的自我说服:其实他人还不错,先相处试试看吧,这个角度看他也蛮帅的……反正人本身就是善于凑合的动物。




 




王俊凯从来不愿意凑合。他小时候第一个喜欢上的卡通人物是路飞,从那以后什么漩涡鸣人流川枫水冰月统统进不了他的眼睛。一样的,十年前看完新生晚会,易烊千玺在台上跳舞,天雷勾地火,别的人也再也进不了他的眼,不期而遇也好命中注定也罢,他认定了就是他。那种感觉是他们明明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相爱,只不过在见面那一刻才认识。




缘分这东西由不得人不信。




 




王俊凯哄高兴了女朋友,看她欢欢喜喜地敷面膜,他控制不住想起王源说的那句话,替他不值?他有什么可不值的,一见钟情的是自己,至死靡它的是自己,奋不顾身的是自己,怎么到头来在别人眼里,罪大恶极的也是自己。易烊千玺,这个名字就像一个魔咒,十年前折磨他,十年后还是要硬生生血淋淋地挂上钩,大概也算是自己强扭瓜硬上弓的报应。




 




他心里有点烦,无聊地锁定手机又解锁,看着沸腾的同学群慢慢变得平静。然后嘲笑了一下自己,演什么痴情种呢。丢开手机去洗澡,再出来时女朋友已经睡着了,呼吸声浅浅的。




他再看了一眼手机,好友请求通过了。




 




 




酒店的床软得像鸡蛋羹,陷在里面睡得浑身骨头都散了,第二天早上王俊凯扶着脖子起床,打电话把王源从被窝里薅出来,王源哼哼唧唧说他住得远,要王俊凯来航院接他。




 




王俊凯对学校没什么感情。二教像个骨灰盒,理教空调动不动就坏,图书馆门口的石狮子难看的一无是处。何况,他也没怎么住过学校。




大一的时候,王俊凯还没进校门,他妈就给宝贝儿子在学校旁边置了房,甚至还打算卷铺盖来陪读,被王俊凯硬生生拦住。所以拜他爸妈所赐,他对食堂宿舍图书馆一概不熟悉,真要说起来,恐怕对每天回家的那条熙熙攘攘的成府路还有点感情。




 




更何况这些年学校被拆的零零散散,前些年女生宿舍31楼拆迁,他的朋友圈被“怀念公主楼”刷了屏,打了一堆话来缅怀自己大学时光的,恰恰就是当年无比嫌弃31楼的大小姐们。王俊凯依稀记得,当时每晚这栋楼前,情侣依依惜别缠绵悱恻的壮观画面——大概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大学记忆之一。




 




因为他当年目睹过易烊千玺也是其中一员。




 




那时候他追易烊千玺,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好我叫王俊凯,第二句话就是我喜欢你。以王俊凯十八岁时候的混蛋直球逻辑,喜欢谁就要说,就算不答应,起码也吓吓他,好让他记住自己。




但对方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就面无表情地扭头走了。




 




他轰轰烈烈追了半个月,什么招都用尽了:写情书,都是抄王小波的;摆蜡烛,被宿管大爷臭骂一通;上课悄默默凑到易烊千玺身边圈定领土,很奏效,从那以王源自动把易烊千玺身边的位置留给王俊凯,自己坐出去半米远。




 




令人失望的是易烊千玺只是像个沉默的不倒翁,淡淡地看着王俊凯作天作地。




 




过没几天易烊千玺身边多了个“女朋友”——就是小眼镜。说是女朋友,除了每天下自习之后,易烊千玺规规矩矩把人送回宿舍,两人再也没有什么亲密举动。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那是矬王俊凯的幌子。




 




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王俊凯看不出来。那天晚上他亲眼目睹,就真动了火,恶狠狠地把人摁在一棵银杏树上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对方一双琥珀色的虹膜空无一物,水波不兴地说:“没什么意思。”




 




“你喜欢她?”




 




“不讨厌。”




 




“那我呢?”




 




易烊千玺不吭声。




 




“那我呢,你喜不喜欢我?”




 




易烊千玺垂下了眼睛,还是不吭声。




 




“我告诉你易烊千玺,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你和我在一起,都是迟早的事。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应该明白,迟早都要开始,不如早点开始。”王俊凯扯起单边嘴角歪了一下头,“节约时间嘛。” 




 




当年的王俊凯像一把开了刃的刀,无坚不摧,唯快不破,让人躲不开。这些年倒是好了很多,学会了藏锋敛芒,修炼出一副和光同尘的样子。




 




当时他知道,从善如流是聪明人的一个特征,易烊千玺是第一名,公认的聪明人,所以他当然会答应。但他不知道的是,聪明人的特征还有置身事外的清醒和及时止损的决断,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王俊凯不耐烦地看看表,等了快半个小时,过路人的目光快要在他身上戳出洞来。穿着正装出现在校园里,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包养女大学生的土老板之类。他有些愤愤,王源是为什么要约这么个鬼地方。




 




“追忆十八岁啊!”骑单车来的王源顶着一张和十八岁无异的脸理直气壮地说。“你看,你和千玺,在这条路上吵过多少架啊,你难道不怀念吗?”




 




“我一点也不怀念。”王俊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两边载着国槐的正南门主路,所有航院学子最熟悉的一条路。上航院前,航院是个响当当的名号,可是真上了航院,航院就是沿着这条路一直走,风凉下来的时候,就到了湖边。




 




报到的时候从这条路走进来,毕业的时候从各自的路散出去,而这恰恰也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修罗之路”。经常看到的一幕就是,两个人一言不合,突然一个人加快步子扭头就走,另一个人紧随其后,拉住手腕,甩开,再拉,再甩,后一个人用蛮劲拽紧了,两个人就和斗鸡似的气鼓鼓的互相瞪着。




 




这条路上一直有很多耳朵边插着小红旗的游客大妈,也有很多德高望重的学院教授,王俊凯都不敢想自己那一年出了多少洋相,给他们添了多少笑料。往事不堪回首,并不是虚言。




 




 




用王源的话说,一个醋坛子,对上一个闷葫芦,不吵才怪。当时王源是为数不多知道他们俩关系的人,因此也就成了万年和事佬,也成了他们大吵小吵的活体记录册。吵架的原因,说穿了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就是谁也不肯退一步。看电影,对情节有了不同的看法,要吵;对方的设计作业入不了法眼,要吵;有女生跟易烊千玺示好,王俊凯更是能把学校都炸翻天。




 




当然也有过心平气和并肩散散步的时候,在王俊凯印象中,那些日子特别好,天也青风也轻,阳光撒下来,像蜜一样稠。




 




有次他们一起看一个拍的乱七八糟的科幻片,反派因为对女主角爱而不得,决定毁灭地球,最后当然很老套的被男主角打得落花流水。




 




看完电影回来,走在这条路上,王俊凯问他:“咱们以后分手了,你会不会研究个核弹去炸地球?”




 




易烊千玺说你别是个弱智吧。王俊凯牛脾气上来,硬是要他回答。




 




易烊千玺无可奈何地说,你想让我炸,我就炸。




 




其实那时候王俊凯想的是,就算地球玩完了,他们也不会分手,上哪儿研究核弹去。




 




 







他们吵得最凶的一次,是在一个冬天,王俊凯还在篮球队的时候。




 




篮球队里大多数都是北方人,就他一个南边儿来的。队友都管自己女朋友叫媳妇儿。王俊凯嘴欠跟着学,还非要学东北口音,洗分儿洗分儿的叫,叫得易烊千玺一度想把他洗洗分尸。




 




那个冬天,他们队捧回了新生杯,队长放血请大家吃大餐,还发话让大家把家属都带来。王俊凯屁颠屁颠的就要捞上易烊千玺。




 




“我不去。”易烊千玺果断拒绝。“我又不是你们篮球队的人,我没身份去啊。”




 




“谁说没身份。”王俊凯不可思议地睁圆眼睛,“你不是我内人吗?”




 




“谁是你内人……”




 




“去呗,人家都拖家带口的,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你忍心?”




 




“忍心。”




 




“去呗去呗,我以后都听你的好不好?”王俊凯见打同情牌无用,又耍起了赖,抓住他一只胳膊晃悠。




 




“……好吧。”




 




 




饭局很热闹,篮球队里最不缺逗逼,开起玩笑来荤素不忌。王俊凯是一场砍了二十多分的功臣,被大家围成一团敬酒。易烊千玺坐他旁边一声不吭的吃菜,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来蹭饭的,形成了一个冰火两重天。




 




有几个啦啦队的美女蠢蠢欲动,凑上来跟易烊千玺说话,他对谁都是那个彬彬有礼的样子,规规矩矩地问一句答一句。




 




王俊凯被人猛灌了一轮,坐下来的时候口中发涩,砸吧了两下嘴。易烊千玺悄悄把水壶转到跟前,倒了杯白开水递到他手边。被一个姑娘看在眼里,笑着说,“千玺同学可真体贴。”




 




大家哄笑起来对着姑娘的男朋友说:“哟,快管管,后院儿要起火了。”




 




男朋友闻言搂住姑娘的腰,故作嫉妒地说:“当着我的面夸别人,你想干什么?”




 




姑娘笑得花枝乱颤:“哎呀,你别误会。我除了你谁也不稀罕,但是我们啦啦队里可有一个人,”她朝着身边努努嘴,“人家对咱们千玺同学可是特别稀罕~”




 




整个小包间都沸腾了,看热闹的人拍桌子吹口哨闹得欢,没人注意到王俊凯一瞬间冷成西伯利亚大雪原的脸。




 




那姑娘身边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孩,马尾辫儿齐刘海,清凌凌一双大眼睛害羞地垂着。大家一个劲儿的起哄,易烊千玺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尴尬地盯着碗里的米饭,拿筷子戳出一个个小洞来。




 




齐刘海眼看易烊千玺不搭腔,鼓足了勇气先发制人:“易同学!”




 




易烊千玺抬起眼睛看她。他跟不熟悉的人本来就没什么话好说,除了木木的看人家,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妹子被他看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还是磕磕巴巴地问:“易、易同学,你有女朋友吗?”




 




这妹妹够飒,几个大老爷们瞬间炸了锅,又是敲碗又是狼叫,震得地板都在抖。王俊凯抄着手靠在椅背上,眼里没什么情绪。




 




易烊千玺还是那副木木的神情,摇了摇头说没有。




 




妹子攥紧了衣角说:“那,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王俊凯缓缓坐直了身子,听见他拿一模一样的、毫无起伏的语调说,没有。




 




炸锅的人变成了王俊凯,只是不好明炸。虽说恨不得把易烊千玺裹上芡放进油锅里炸个千百遍,脸上还得撑着云淡风轻。




 




妹子的脸已经红的能滴血,院队的男生开始有节奏的吼着“在一起”,王俊凯在心里挨个问候他们的祖宗。




 




易烊千玺像只掉进陷阱的兔子,不知所措地看了一眼王俊凯,满眼SOS信号,王俊凯纵然气不过,还是心软了。手伸进外套兜里熟练地摁了几下,叮铃铃的声音响起。他掏出手机放到耳边,嗯了几声,神情越来越严肃,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




 




“什么?王源胃穿孔了?”




 




包间里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呆呆地看着王俊凯,他皱着眉头,脸上是无懈可击的焦急神情。




 




“这个傻叉!等着,我和千玺马上给你们送钱去,把医院地址短信我。”他扭头对易烊千玺说了一句:“快穿衣服。”然后忧愁地扫视每一张呆若木鸡的脸:“不好意思啊,我朋友胃穿孔住院了,身上没带钱,我们得赶紧去给送去。”




 




大家被王俊凯十万火急的架势唬得一愣一愣的,还没反应过来,王俊凯拽着易烊千玺就冲出了小餐馆。




易烊千玺和凛凛冬夜撞了个满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还不忘奚落王俊凯:“你演的真像,奥斯卡影帝都没你演得好。”




 




王俊凯不理他,摇摇晃晃往前走。




 




易烊千玺追上去拉住他:“怎么了,你又闹什么脾气?”




 




王俊凯眼睛冷得能结出冰碴子,“你刚才为什么那样说?她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你说没有,那我算什么啊?”




 




易烊千玺乐了,说:“我那不是想敷衍过去吗。”




 




王俊凯突然提高了嗓门:“我问你那我算什么?”




 




“你别嚷嚷,”易烊千玺有点不耐烦,“什么算什么啊,你到底要干嘛?”




 




王俊凯索性借着酒劲喊起来:“你除了会装傻还会干什么?”




 




易烊千玺扭开脸不看他:“你喝醉了,我不想吵架。”




 




王俊凯冷冷哼了一声:“胆小鬼。”




 




易烊千玺听了这话也怒从心头起,本来今天在饭馆里他就够难堪的,现在还要挨着王俊凯的臭脾气,心里一阵一阵的憋屈,他瞪着王俊凯:“好,你说我胆小鬼,你呢?你要是有种,你就去告诉全世界咱俩搞上了,告诉你爸你妈你和我谈恋爱,你去啊,你不是有种吗!”




 




王俊凯喝多了眼神发愣,等大脑转过弯来,易烊千玺已经扭头走了,两条腿捣腾的飞快,王俊凯一语不发的跟在后面。




 




到了宿舍楼下,易烊千玺兔子似的窜上了楼。王俊凯跟着上楼,在他宿舍门前停下来,推了推门,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没有钥匙。




 




“艹!”王俊凯怒火中烧,一脚踹在门上,“开门!”




 




 




王源下了党课回来,就瞅见这一幕。王俊凯对自己宿舍可怜的门又踹又踢,他赶紧凑上去:“哎哎哎干嘛呢你?”




 




王俊凯一拳捣在岌岌可危的门上,砰地一声巨响,灰白色的尘埃在空气中浮起来,他瞪圆了眼睛冲着王源吼:“你钥匙呢!把他给我弄出来!我要在这操他一百遍!”




 




新晋党员王源同志隐秘的翻了个白眼,正色道:“咳,小两口吵架也要注意素质……”




 




“素质你的头!”王俊凯朝他摊开手,“钥匙!”




 




王源慢吞吞地把手揣进裤兜,嘴里本着人道主义劝着:“有话好好说嘛,千玺脾气倔,你又不是……”




 




“少废话!”王俊凯劈手夺过来,盛怒之下,怼了好几次才把钥匙准确地摁进了锁眼。紧接着门又砰地一声关上了,一阵劲风擦着王源的鼻尖而过,王源叹了口气:“一个两个的都是大爷……”然后又对着走廊里探出来的几个好奇脑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别看了!回去写作业去!”




 




 




门里面,易烊千玺真生气了,一句话也不说,趴在桌子前练字,兹当别人是空气。王俊凯看他那个和尚一样的表情就来气,一手揪住他衣服前襟拎到自己面前,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咔嚓给他拍了张照。




 




闪光灯晃得易烊千玺睁不开眼,皱紧了眉问,你有病啊。




 




王俊凯好像把照片发给了谁,然后摁住对话框发了个语音。




 




“妈,我谈恋爱了,和这个人。”




 




一道惊雷在易烊千玺脑子里劈开,他忘了这货是个激不得的,抖着嘴唇说:“你发哪门子疯,赶紧撤回……”




 




王俊凯把手机扔在桌子上,还是瞪着他,意思是,看看谁有种。他其实自己心里也有点怵的,但他脑子一热还是做了,他不想很多年之后回想自己宝贵青春里的这段爱情,好像在厨房里偷吃鱼翅,味道的鲜美远远不及自己的窝囊深刻。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仿佛刚炸了碉堡一样的神情,突然觉得累,怎么可以有人这么胡搅蛮缠,寸土不让,锱铢必较,从他这里要这么多的爱,要那么多爱他能拿来干什么呢?他觉得很可笑,坐回去拿起钢笔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看着他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王俊凯心底发芽一样生出了恨,顶的他五脏六腑都疼,他恨不得把这个人扒皮拆骨剜心剖肝,让他也疼。恨里面盘根错节的还有突然涨满的欲望,他用力把他拽起来,甩到床上。




 




十七八的少年要怎么发泄自己的愤怒,除了用力气,就是喷涌的荷尔蒙。那天晚上他们做了,王俊凯用强。开始的时候谁也不说话,只有床板嘎吱嘎吱地响。两个人像拔河一样较劲,终究还是王俊凯占了上风,压得易烊千玺动弹不得。王俊凯钳住他乱打一气的手,肩背的肌肉绷得像奔袭的豹子。他粗鲁地扒掉他裤子深深扎进去,那一瞬间他们俩几乎有种同归于尽的错觉。第一次没经验,两个人都疼得像受刑。学生宿舍的墙薄,易烊千玺咬着嘴唇不肯出声儿,趁王俊凯松开钳制一心摆弄他的腿,易烊千玺挥手就是一巴掌抡上去。他疼的要命,这一巴掌使不上什么力气,王俊凯动作却还是顿了一下,栽下头去咬他的嘴报复,下面更发了狠地研磨。高潮来临像火山喷发,沉默而暴烈,易烊千玺那种沉溺在极端的痛苦和快乐中的表情,像静了音的长镜头一样留在王俊凯脑海里。




 




这是他们最剧烈,最狼狈,也最疼的一次争吵。那时候的王俊凯不知道,某种东西如果太极致了,往往会走向另一个反面。比如爱极生恨,比如越想对他好就越相互伤害,比如太渴望拥有就更容易失去,比如同学聚会上明明有一肚子话要对他说,却偏偏,什么都没有说。
























































-TBC




这次大概会写长一点……吧


评论

热度(1532)

  1. 哩要哦该啰折一 转载了此文字
    有生之年还能接着看吗?😭
  2. *初耀 转载了此文字
  3. 955胡图图和咩咩熊 转载了此文字
  4. 格子桑苑根号三。 转载了此文字
  5. 松花酿Kikoppppppp 转载了此文字
  6. 胡图图和咩咩熊(o・㉨・o) 转载了此文字
  7. *初耀(o・㉨・o) 转载了此文字
  8. 20啊妖怪打妖怪 转载了此文字
  9. 水村火火根号三。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我不认为G是抄袭,她的阅读量很大,我更偏向于她喜欢记录句子,所以在这种不是需要盈利的文时,就拿...
  10. (o・㉨・o)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找到了😭😭😭
  11. spoony🐱秋收冬藏 转载了此文字
    每一个字都要细细读
  12. 龙鳞站在冰箱上的高冷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啦啦啦啦啦
  13. 张起灵是爷身下受xback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14. 站在冰箱上的高冷帝折一 转载了此文字
  15. 折一仙贝酷盖 转载了此文字
  16. 一枚小仙女瑾宝~ 转载了此文字
  17. 瑾宝~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18. 白矖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等您回来
  19. 尔玉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20. 结发受长生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21. pandadora风又起 转载了此文字
  22. pppppppjujuju 转载了此文字